朱自清《匆匆》之.com版


  股票跌了,有再漲的時候;工作沒了,有再找的時候;老婆跑了,有再娶的時候。但是聰明的,你告訴我,我們的風險融資為什么一去不復返呢?——是有人偷了他們吧:那是誰?又藏在何處呢?是它們自己燃燒結束了吧:可是燃燒在了哪里呢?

  CEO不知道他們給了多少錢;但銀行帳面確乎是漸漸空虛了。在默默里算著,幾千萬已經溜去;像針尖上一滴水滴在大海里。金錢燒在網站的火里,沒有聲音,也沒有影子。我們這些打工的不禁頭涔涔而淚潸潸了。

  該燒的盡管都燒了,該來的卻都沒有來;燃燒的中間,又怎樣地匆匆呢?早上我上班的時候,公司來了很多要求我們做廣告的媒體。廣告他要錢啊,輕輕悄悄地拿了支票;我也茫茫然跟著起哄。于是——開會的時候,金錢從CEO要我們往前PUSH的手勢上躥了過去;編商務流程的時候,金錢從天花亂墜里飄了過去;痛苦加班時,便從沒有報酬的勞動中飛過去。我們覺察金錢去的匆匆了,偷偷祈禱著上帝保佑不要倒閉時,他又從祈禱著的手邊過去,網站發布時,我坐在角落,他便伶伶俐俐地從我們面前跨過,從記者們弱智的提問中飛去了。等我聽著老總們說白日夢話,這算又燒去了好多。我掩著面嘆息。但是新來的燃燒又開始在嘆息里冒火花了。

  在燃燒中瘋狂的日子里,在千門萬戶的倒閉里的我能做些什么呢?只有撓墻罷了,只有跳槽罷了;在泡沫吹吹滅滅的跳槽里,除撓墻外,又剩些什么呢?燒過的金錢如輕煙,被倒閉遺忘了,如神話,被新開張的網站吹大了;留著些什么痕跡呢?那些金錢何曾留著像游絲樣的痕跡呢?投資者把各種來路的金錢扔到這網絡,轉眼間也就和什么都沒發生一樣?但不能平的,為什么偏要往這里扔——干嗎不去做慈善、炒股、賭博呢……

  你聰明的,告訴我,我們的金錢為什么一去不復返呢?

 
52棋牌真人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