朱自清《匆匆》之豬肉版

  老婆離了,有再找的時候;孩子跑了,有回來的時候;煮熟的鴨子飛了,有飛回來的時候。但是聰明的,你告訴我,那塊上好的豬肉為什么一去不復返呢?——是有人偷了它們吧:那是誰?又藏在何處呢?是它們自己燃燒結束了吧:可是豬肉自己又怎么會燃燒呢?
  
  老婆不止一次的告訴我,一定要看好我家那旺財;但冰箱確乎就這樣神奇的空了。在默默里算著,又一塊豬肉已經溜去;像針尖上一滴水滴在大海里。豬肉消失在緊閉的冰箱里,沒有聲音,也沒有影子。我和我老婆不禁汗涔涔而淚潸潸了。
  
  消失的盡管都消失了,該出現的卻都還沒出現;消失的中間,又怎樣地匆匆呢?早上我起床的時候,老婆就告訴我別只顧自己,也要照顧好旺財。
  旺財它要吃豬肉啊,輕悄悄拿起菜籃,我就到菜市場來了。于是——逛來逛去的時候,豬肉從我挑挑剔剔的眼里飄了過去;討價還價的時候,豬肉從我翻翻撿撿的手中躥了過去;等到買好了,豬肉又在我并不充實的菜籃子里晃來晃去。我們覺察到豬肉的價錢越來越貴了,偷偷祈禱著上帝保佑不要再漲價時,它又在我的祈禱聲中漲價了。孩子哭了,豬肉便在油鍋里吱吱作響,而后進了孩子的肚子里;旺財叫了,豬肉在菜板上呻吟,而后進了旺財的肚子里。等到我和老婆餓了,這算又消失了許多。我掩著面嘆息。但是剛剛買來的那塊上好的豬肉又消失在我的嘆息里了。
  
  在豬肉莫名消失的日子里,在我和老婆寂靜的嘆息里我能做些什么呢?
  只有傷心罷了,只有餓著肚子罷了;在餓著肚子的時候,除嘆息之外,又剩些什么呢?丟失的豬肉如輕煙,被消失遺忘了;如神話,被傳說得越來越離奇了;留著些什么痕跡呢?那些豬肉何曾留著些像游絲樣的痕跡呢?屠夫們把各種來路的豬肉都扔到這菜市,轉眼間它們也能像我家那塊一樣神奇的消失?知道它會消失,為什么便要往這里仍——干嗎不去喂那些野豬野狗呢?
  
  聰明的,告訴我,我家那塊上好的豬肉為什么一去不復返呢?

 
52棋牌真人游戏